酷盈网体验金,故事:怀孕后婆婆进门伺候我,生子后她一恶习却逼得我撵她走

时间:2020-01-09 09:14:31    浏览量:573    

酷盈网体验金,故事:怀孕后婆婆进门伺候我,生子后她一恶习却逼得我撵她走

酷盈网体验金,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谭小丝

凌晨两点的滨城海边,无风,无浪,像一位深邃的老者,静谧安详。

岑乐失神地坐在驾驶室里,心中一片荒凉……

今天是岑乐生产后的第二十三天,也是她的第二十三个不眠之夜。女儿夜以继日的哭闹,婆婆的人前人后两张脸,老公从最初晋升父亲的喜悦,到如今的不耐,都让岑乐濒临崩溃的边缘。

岑乐看着沉沉夜色中的大海,真想一头扎进去,一了百了,再也不理会尘世中的遍地鸡毛!鬼使神差的,岑乐下了车,一步一步向海里走去……

五月的海水足够让岑乐清醒,岑乐想到襁褓里的女儿,泪水终于宣泄般的奔涌而出……

岑乐怎么也想不明白,自己不过是生了一个孩子,可为什么生活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。

都说生了孩子才知道自己嫁的是人是狗,刚出产房的岑乐无比庆幸,自己没看错人。一出产房,丈夫季成扑到岑乐身边,心疼地握着岑乐的手:“老婆,你真的太辛苦了。”说着眼眶就湿润了。

岑母欣慰地告诉女儿:“季成可真是把你放在心坎上,你在产房疼得声嘶力竭,他在产房外心疼得直掉眼泪。”

岑乐傲娇地横了母亲一眼:“怎么样?我的眼光不错吧?现在知道季成疼我啦,也不知道当初是谁反对我俩的。”

是的,当初岑乐和季成的结合遭到岑家的竭力反对。原因有二:

一个是季成比岑乐大八岁,有婚史,无孩。

另一个就是岑乐妥妥的白富美,自己经营一家高档女装店,有房有车。而季成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,离婚后房子给了前妻,现在和父母一起住。唯一的优点是斯文俊朗,两人除了相貌,无一匹配之处。

岑家父母为了棒打鸳鸯,软硬兼施苦口婆心。可岑乐在多巴胺的作用下情人眼里出西施,任凭父母出什么招儿,都一一化解。眼看两人情比金坚,岑家父母也懒得再做恶人,索性随了女儿心意。

岑乐依然记得第一次去季成家的情形。一进门,季母拉着岑乐的手眉开眼笑地端详:“看看,看看。我家阿成多有本事!离婚了咋的?不照样找头婚的大姑娘!还是个条件这么好的大姑娘。哎呦,我家阿成真是有本事哟!”

岑乐听了心里有点不舒服,但是碍于第一次见面,还是矜持地保持微笑。好在其他一切都很顺利,季家招待的面面俱到,让岑乐对两人的未来更有信心了。

很快,岑乐和季成的婚期定了下来。准婆婆更是隔三差五地叫岑乐去吃饭,而且关怀备至体贴入微,俨然把岑乐当成了女儿。岑乐心中暗喜:本姑娘果然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仙女,婆媳问题对我来说那都不算事儿!

婚期一天天临近。这天,岑乐在季家吃完饭,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季母电话响了,接通电话便看到季母眉飞色舞地对电话那头说:“对对,婚礼就是下个周末,你可一定要来呀。哈哈哈。”

对方可能询问准新娘的情况,就听季母说:“有车有房,模样也是一等一的,比头一个强百倍。”

……

“那可不是,我家阿成也不差!上学那会儿追他的姑娘就一大把。哈哈哈,我儿子这才貌还愁说不上媳妇儿!?”

“我媳妇儿那店就在市中心,嗨!啥打折不打折的!咱自己家的店,看上哪件我打个招呼就行!”

岑乐越听心里越别扭,索性拿起包准备走。季成感觉到岑乐不高兴,赶紧跟了出去。岑乐气鼓鼓地往前走,季成在一旁伏低作小的解释:“亲爱的,你听我说,我妈她这人就是喜欢炫耀,本来我离婚了她觉得脸上无光,现在找了你这么好的媳妇儿她一时得意也是正常,你别介意哈!”

岑乐停下脚步酸溜溜地说:“我可不敢介意,我还得巴结你呢!毕竟追你的姑娘一大把!”

季成听了哈哈大笑:“哎呦我亲爱的媳妇儿,我妈那是好面子才这么说,除了你谁要我啊!不过我就喜欢看你吃醋的模样。哈哈哈。”

岑乐羞恼的追着季成捶打,两人笑闹成一团。一场不愉快就此消散。

婚后,季成住进了岑乐三室两厅的大居室。季成工作清闲,当然,工资也不高。岑乐从来都是大大咧咧的性格,再加上自己的女装店生意火爆,所以从两人谈恋爱起,她从没过问季成的工资状况,在经济上一直是岑乐负责大头。

自从岑乐嫁给季成,从季成本人,到公公婆婆,岑乐给来了个彻底大改造。每次去婆婆家都是大包小包,吃穿用度一手包办。

季家的生活品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公婆由原本衣着简单朴素变为光鲜亮丽!婆婆烫了卷发,公公梳起了背头。老两口整天红光满面,逢人便说儿子娶了个好媳妇儿。

婚后半年,岑乐怀孕了。季家上下更是欢天喜地,毕竟季成上一段婚姻没有孩子,婆婆当即决定搬来和小两口一起住,照顾岑乐的饮食起居。岑乐感动之余倒也没失去理智,两代人的生活习惯有差异,住一起矛盾是避免不了的。

岑乐刚要婉拒,婆婆开口了:“乐乐,你娘家离得远,你妈妈得帮你哥照看孩子,肯定是不能来照顾你的,你怀孕了身边没个人照顾怎么行?你放心,妈不是老古董,不会干涉你们年轻人的生活。”

婆婆说得情真意切,如果自己执意拒绝那就显得不近人情了,而且岑乐内心里对自己和婆婆的关系是有信心的。就这样,婆婆住了过来。

岑乐本以为和婆婆一起住,家务上自己会清闲自在,可现实却和想象有出入。

婆婆入住一周后,便旁敲侧击地提醒岑乐要多活动,不要一回来就是吃吃睡睡,这样不利于生产,要适当地做点家务。岑乐没往深处想,只觉得婆婆说的有道理。于是从那以后,饭后洗碗拖地的工作就分配给了岑乐。

不久,婆婆告诉岑乐,自己最近失眠,成宿成宿睡不好,夜里脖子僵硬。岑乐一听上了心,给婆婆办了一张推拿年卡,又特意去医院给婆婆开了各种治疗失眠的药。

过了没几个月,婆婆又在洗手间摔了一跤扭了腰。这下好了,不但照顾不了岑乐,岑乐反而要每天中午回来给婆婆做饭。

岑乐怀着孕,家里店里两头跑着实辛苦,好在她身体底子不错,能挺得住。季成心疼地揽住岑乐说:“老婆,你这样两头跑实在是辛苦,不然让我妈回家养伤吧。有我爸照顾她。”

岑乐不赞成:“妈是在咱家受的伤,让她回去养伤,亲戚邻居们还不得说咱不孝顺啊?放心吧,我身体还顶得住,店里的工作我准备慢慢放手给店长,这样我休产假也能安心。”

婆婆则满脸愧疚地对岑乐说:“乐乐,你看这事儿整的,我这把老骨头真是没用!说好了来照顾你,反而拖累了你,唉!”

岑乐安慰婆婆:“妈您说的哪里话,什么拖累不拖累,咱们是一家人,我这小辈照顾您不是应该的吗?”

伤筋动骨一百天,婆婆康复后岑乐已经是怀孕后期了。岑乐商量季成和婆婆,坐月子的时候请月嫂。婆婆一听忙不迭地摆手:“不用不用,那外人伺候能有咱自己伺候的上心呐?到时候妈给你伺候得舒舒服服,咱留着请月嫂的钱多给你买点吃的补身子。”

季成也说:“是啊老婆,就让妈伺候你月子吧,家里有外人也不方便。”

岑乐一想也是那么回事,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此时的岑乐行动已不便,婆婆这才真正包揽了所有家务。岑乐心存感激,三五不时地塞给婆婆家用,零花钱更是丰厚。婆婆心满意足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

很快,女儿出生了。产床上的岑乐九死一生虚弱不堪,却觉得一切都值得。可爱的女儿,疼爱自己的老公,和睦的婆媳关系,蒸蒸日上的事业,圆满人生不过如此。

岑乐现在回想起来只觉得讽刺!出院回到家,婆婆便安排上了:“阿成白天要上班,再和你们睡肯定休息不好,搬到另一个卧室吧!我搬来和乐乐一起睡,夜里也方便照顾孩子。”

岑家父母见亲家安排得合理妥当,就放心地回老家照顾孙子。走之前还不忘嘱咐女儿不要娇气,伺候月子本来就不容易,要体谅婆婆,岑乐满口答应。

让岑乐没料到的是,她的苦日子来了。

婆婆除了第一天和她睡在一个卧室,第二天就借口床太小,怕压到宝宝,搬回了原来的卧室。

婆婆搬之前还说岑乐:“乐乐,我就在隔壁卧室,晚上有需要你叫一声我马上就过来。”

岑乐不置可否。

当天夜里宝宝饿了哭,尿了哭,不明原因地哭。岑乐本就身体虚弱,宝宝每隔一两个小时就要哭闹一次,岑乐昏昏沉沉地给宝宝喂奶,换尿布,安抚宝宝,好不容易把宝宝哄睡,已经天光透亮。

而仅一墙之隔的婆婆却好像没有听到宝宝声嘶力竭的哭声,一觉睡到大天亮。

岑乐安慰自己,或许是房子隔音太好婆婆没听见吧!却不想,这仅仅是她苦难月子的开始……

生产过女人都知道,母乳喂养的妈妈容易饿,必须保证营养充足。可婆婆依然只是一天三顿饭,不是小米粥加鸡蛋,就是青菜面条,很快,岑乐就有些奶水不足了。

开始岑乐饿的时候不好意思说,可眼见女儿奶水不够吃,她不得不开口了:“妈,生活费还够用吗?”

“够用够用,这得亏咱自己伺候月子,要是雇了月嫂怕是就不够喽。”婆婆庆幸地说。

“妈,您看我现在喂奶呢,一天三顿饭营养跟不上,奶水也不充足,您能不能再给我加个餐?而且麻烦您多给我煲些汤好下奶。”

婆婆诧异地说:“啥?一天三顿不够吃啊?这孩子,你不早点跟我说,妈知道啦!”

岑乐见婆婆答应得爽快就放了心,不料晚上季成下班刚进门被婆婆叫到卧室里关了门,不一会儿,季成黑着脸出来了。

岑乐没发现季成的黑脸,刚想指使季成给女儿换尿布,就听季成充满火气地质问:“岑乐,你能不能别折腾我妈?”

岑乐被质问得莫名其妙:“我怎么折腾妈了?”

“还说你没折腾,我妈做好的饭你不吃,非要加餐开小灶,你非要这么娇气吗?!”

岑乐刚准备和季成理论,婆婆赶忙进来劝架:“阿成你这是干什么?!乐乐刚生完孩子遭了那么大的罪,对我使点小性子也是可以理解的,你可别惹她生气!”

岑乐目瞪口呆,她第一次领教了婆婆的两面三刀!看似在帮着岑乐说话,实际上句句都在定岑乐的罪。

“妈,你别惯着她。哪个女人不生孩子,你辛辛苦苦地伺候她,她不领情还折腾你,有这样做媳妇儿的吗?”季成盛怒地吼着。

熟睡的女儿被吓到了,“哇”的一声哭起来。岑乐顾不得和季成争辩,赶紧抱起女儿安抚。这边季成还在喋喋不休,岑乐看女儿哭得小脸通红,终于忍不住爆喝一声:“滚出去!”

季成和婆婆愣住了,反应过来的季成重重地摔上了门。

从那天开始,季成和婆婆同时对岑乐开始了冷战。婆婆人在这里,却对岑乐不闻不问,饭好了也不知会岑乐,等岑乐到餐桌一看,只剩下残羹剩饭。夜里任凭孩子如何哭闹,季成和婆婆也不会进来看一眼。

岑乐耗着一口气,你不给我做饭我自己做,不帮我洗衣服我有洗衣机。唯独睡眠不足让岑乐难以忍受,每天精神恍惚。

岑乐终于败下阵来,对季成说:“晚上让妈帮帮我吧,我自己实在太累了!”

哪知季成报复般的说:“你记住了,你当妈的就应该累,我妈年纪大了,不能熬夜!”

这一刻,岑乐心如死灰……

岑乐踏进家门的时候是凌晨五点,一室静谧。并没有人发现她出了门。岑乐回到卧室,看到女儿熟睡的小脸,冰冷的心终于有了温度。随后她摸到了女儿湿漉漉的包被,瞬间怒火滔天!女儿是哭累了才睡着的啊!所谓的爸爸和奶奶居然没人进来看一眼!

给女儿换上干净的被子,关好门。岑乐去洗手间接了一盆冷水,一脚踢开婆婆卧室的门,兜头浇在婆婆脸上。(作品名:《我儿子不愁找媳妇》,作者:谭小丝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看更多精彩)

点击屏幕右上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后续。

用传统笔墨,竟能把大山大川画得如此出彩惊艳